新闻资讯

时论广场》台湾终于站上风口浪尖(石齐平) - 时论广场 - 言论

去年(2020)年初,我谈台海形势,评估战争风险是4+(从1到5,5即为爆发战争);去年底,我又撰文,风险再提高到4++。

这一阵子,几乎三天两头都有关于台海风云日紧的信息或评论:基辛格警告,“中美紧张关系一旦爆发全面冲突,恐致人类面临世界末日。”英国《经济学人》以台湾为封面故事,直言“台湾是全球最危险的地方”;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针对台海形势表示,“在可能的情况下,防止冲突远比参战更为重要”;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葛拉瑟投书《外交事务》,称台湾不是美国的重要利益,美国东亚战略应实施“缩减”,后者论点极接近美国智库兰德公司今年初报告的建议,主张“克制”,认为即使中国入侵台湾,也不会造成中国在区域称霸,所以不同意美国军事介入。

如何解读这些林林总总的信息与观点?

首先,要掌握大形势。大形势很简单,说到底就是修昔底德陷阱或矛盾。中国作为一个越来越强大的老二,不见容于一个已做了百年霸主的美国老大。一开始,美国在欧巴马时代对华战略是“遏之”,但无效;继任者川普则强化为“去之”,打尽了包括台湾牌在内的几乎所有的牌,必欲除之而后快,但仍无效;现在拜登上台,面对的就是眼前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形势或窘境。

大约20年前,兰德公司的报告曾建议一旦中美爆发战争,美国可对中国本土实施空中打击,并以科索沃战争中中国驻南联盟使馆被炸为例,妄言中国虽不喜欢也得接受。5年前的2016年,兰德再发表报告《与中国开战Q想那难以想像的战争》,认为(或建议)可以有一场在中国周边地区的局部性、常规性的战争,目的在于冲击中国内部的金融、社会及政治稳定,以扼杀中国崛起的契机。坦白说,兰德报告水平的确很高,但不知何故均未为美政府接受,随著中美综合实力的消长,美国连续错失了几个窗口机遇,以致2021年的报告,不得不改变前议而主张“克制”了。

对美国而言,形势的变化可能比意料之外更糟,问题出在台湾牌打得过度了。对北京而言,台湾问题的解决,无论对2021中共建党100周年或2022中共举行二十大都具有非凡的政治意义,但现实是和统几无可能,于是美国猛打台湾牌,及台湾当局紧靠美国坚定“去中反华”的作为,或许恰恰给了北京当局采取非和平手段的合理化理由,这对美国而言,真是进入到了一个骑虎难下的尴尬处境。

了解了这样的背景,才看得懂基辛格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警告,才能明白葛拉瑟为何主张台湾不是美国的主要利益,才能理解美国国防部长为什么会说“在可能的情况下,防止冲突远比参战更为重要”;当然,也才更能解读为何美军持续增强在西太平洋尤其台湾周边的军事活动,及美国国安顾问苏利文表示,美国已经向中方表明反对片面改变台海现状的。

台海形势会如何发展,我暂时不做分析与推测,但台海形势的主动权已告易位,应无悬念,2021至2022年因而是中美关系史上的关键时刻。

(作者为凤凰卫视资深评论员)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

手机:

电话:

邮箱:

地址: